湖南体彩网

                                                    来源:湖南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08 02:24:55

                                                    梳理该案可以发现,权力失范是他们“跌倒”的共同影子。在贪欲的驱使下,熊传成想尽办法将权力“变现”,成为了杨国友等不法分子的“保护伞”。在他任职的4年间违规决定同意违法人员停止执行行政拘留、请假出所21人次。

                                                    随州市纪委监委向广水市委下发《关于净化广水市政法机关生态纪律检查建议书》,要求广水市委对暴露出的广水市政法机关思想教育不到位、权力运行缺乏监督等问题,加强警示和纪法教育,堵塞制度漏洞。

                                                    “案中人”之一是广水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峰。湖北省此前公开通报11起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件,其中周峰在明知杨国友涉黑案是公安机关正在侦办重点案件的情况下,同意广水市人民法院取保候审杨国友涉黑组织的2名成员。周峰因失职渎职、为涉黑组织成员变更强制措施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开除党籍、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杨国友涉黑“保护伞”案件发生后,随州市纪委监委迅速成立专案组,按照“多路出击、多点联动”调查方案组织实施审查调查,同时协调市公安局成立协作专班进行专门对接。

                                                    “随着仕途的不断升迁,我渐渐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忘记了组织多年的培养,纪法意识逐渐淡薄,最终使自己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翻开周峰的忏悔书,不难看出他“跌倒”的原因。

                                                    广水市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委员、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原庭长张玖春作为该案主审法官,接受胡国堂吃请,并收受5000元现金“酬劳”。同时,另一涉黑被告人陈福潮的请托人广水市人民法院司机张江春得知张玖春手头紧张,存在急于还外债的心理后,便主动协调该涉黑团伙成员借款5万元给张玖春用于偿还个人债务。最终,在程华决定对被告人陈福潮、邹奋奋取保候审时,张玖春选择“默契配合”,并在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由广水市人民法院立即对陈福潮、邹奋奋二人逮捕收监,送随州市看守所羁押的情况下,违背上级机关决定,将陈福潮、邹奋奋二人羁押至广水市看守所,导致两名被告人被关押在同一监室。张玖春因此被“双开”。

                                                    “请你单位结合杨国友涉黑‘保护伞’案,组织开展作风纪律教育整顿活动,深入查找干部教育管理漏洞,完善规章制度,建立健全长效机制,办理结果一月内函告我委。”为深入做好杨国友涉黑“保护伞”案以案促改工作,随州市纪委监委向广水市涉案有关部门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和监察建议书,明确将整改责任落实到具体单位、具体人员,推动发案单位堵塞制度漏洞,建立长效机制,促进“深挖根治”与“长效常治”有效衔接。目前,已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和监察建议书25份。

                                                    在沈志彬看来,看守所只是短期羁押的“过路”环节,平常羁押对象亲戚朋友为求对羁押对象进行关照或者顺带捎话,会送点烟酒、邀请吃个饭,久而久之,习以为常。于是,不送礼不办事的“潜规则”让他丧失了廉洁从政的底线。通过对沈志彬案的深挖彻查,还揭开了其多年来虚列支出套取公款、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收受贿赂为他人谋利等违法犯罪事实。

                                                    在杨国友羁押期间,徐书华3次以带杨国友出所就医为名,借故支开看押民警,安排杨国友与其女婿高鹏飞等人于就医所在的医院见面,徐书华在旁把风。此外,徐书华还存在利用职务便利帮助在押人员协调变更强制措施、减刑,收受在押人员亲属贿赂30余万元等问题。徐书华因此被“双开”、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记者问:日前,英国议会跨党派香港小组发表一份调查报告,称香港警察“侵犯人权”,要求英国政府制裁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警务处处长。中国大使馆对此有何评论?